追蹤
Sentimental Sentimentality 2006~
關於部落格
"Here is the world without conversion/ news, or new report to happenings/ No infant happily giggling born/ Unbearable or honorable dying"
  • 28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春鬥2008<變>觀後

這支舞有十分精彩的空間性,猛然回想類似於一張關於空間的藍圖。它指向過去或未來的一間屋子,它只是指向,當然我們沒有證實,也無從經驗,它在指向的過程中完成了描述,線條的交錯與粗細,轉折處的墨點,繪圖者的筆法速度,線條的精神狀態,甚至整張圖就像是曬在半透明的表面。 而就是這一張藍圖,它變成幾個問題的起點。 首先,極限音樂造成描圖紙。它無法支撐,或說它負擔不了如此這般之鉅細靡遺,僅為了要描述一間屋子的尺寸,形狀,而在指示性的比例壓縮之後。光線透過它僅稍作停留。它使得隨著時間展開的描述行動看起來充滿複製性。就像是建築藍圖一樣,密密麻麻的標記引人好奇。 再則是結構道出什麼。對於舞蹈創作而言,這支舞似乎有很強烈的意圖要暗示龐然大物,那是某個刻不容緩,勢在必行,不能有任何閃失的對象。當線條趨近報告完畢(正面轉身側面,然後諸眾靜止),結構本身卻在觀眾注意力又回到描圖紙的時候消失(這總歸是一張藍圖)。 有可能,費心算計的建築藍圖意味著浪漫主義者死後,面對滿屋子記載英雄怪獸決鬥密技的處境本身。也有可能,如節目冊提到的里爾克,一種視覺性的文藝復興狀態中的,扮演成中世紀道院的苦僧。或許鄭宗龍面對的就是一個,如何從辯證的結論當下,透過鋪陳與用詞,退回正方。那種三重或更多,精神分裂的俐落。 2008/3/29 劉亮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