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Sentimentality 2006~

關於部落格
"Here is the world without conversion/ news, or new report to happenings/ No infant happily giggling born/ Unbearable or honorable dying"
  • 2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漫遊一


那種碰觸的方式十分特別,不是蝸牛以體液爬行,從南方到北方以一種緩慢同時穩貼的態度,至少一開始不是這樣的。但他也與那種撕扯的、凶猛的擠捏截然不同,義大利的軟爛的蕃茄酸味,濃稠奶油與笨重的大理石墓碑…。他不是以其中一種我所能想像的速度出現的。而且他的出場充滿一種莫名其妙的專注,好像一個挖地工,他終於決定要在這裡挖一個洞,然後他告訴你「這洞我決定要挖」,不是挖的不可說,而是決定本身的重要。因此,他們時時刻刻都在提醒我,這樣的觸碰,這個觸碰的決定,不是為了我要挖一個洞,而是,觸碰以一種觸碰的本質之姿自我重複。所以A與棉球,像醫生夾著酒精球,一寸一寸在我的表皮上消毒,我一股所謂何事的荒謬感,想撥通電話與某人閒扯之類。
我想到縫紉,我甚至從一匹被縫的布試著想像某些花紋,漸漸浸濕、春潮、櫻花等。靜默中只有呼吸,猥褻到達神聖,但看起來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真令人覺得可惜。
每個人每天都有一個神聖的淫穢之殿要前往,就算有可能他們會遇見親戚爹娘,少年被阿姨與阿伯幻想,穿著泳褲露出腋毛,但那些殿堂森嚴整潔,不留下苔痕與灰塵。
消失是他們的功夫,他們善於瞬間消失沒有聲響,我猜想那是因為他沒有涉入,不會感傷失落的緣故。他們不會不悅,只是輕輕撥開你的手,或是被你的手撥開,像翻頁,離開有紙的感覺,非常輕巧。掩藏在舞曲之中,偶爾露出的呼吸聲隨即又消失,昏沈中睡去,直到吸塵器打磨機經過。
早晨的陽光刺眼,冷風吹過銀杏落下,但那還是溫暖的一種形式有一些新的盼望,有別於昨晚的,甚至是完全無關,保藏包裝收了起來。我閒晃來到一間咖啡店樓下,這是一間書上標示過,有照片的地方。
依據濃淡分價,同一種咖啡,我還滯留在早晨的昏沈中,一個老師傅拿起銅壺,一滴一滴把咖啡浸濕,老人等待浸濕的過程像是等待水變成墨,清水自己變成黑墨,在那種奇蹟與巫術的想像之中,他開使規律地繞著圈,水滴聚成絲線,奇想流動成樂句。
一杯濃烈的黑咖啡。我被嚇到而不是醒了過來。

那是性嗎,我問我自己。或者,性之外還有值得追求的其他東西?如果他身上沒有需要消毒的傷口,那種撲打的假象導向關愛、同情還是一種無奈喂嘆,難道這件事可以這麼不重要,而轉而追求別的,僅止於例如,撲打的節奏聲響。還有他們掩藏那些急躁粗魯的地方在哪裡,他們都死了嗎,還是都在冰庫裡微笑。

我放棄縫紉的畫面,放棄去揣摩花紋構成與刺激感覺的關係,我試著不要質疑這些持續的、無聲的撲打輕撫,我要我自己不往荒謬可笑的方向去。然後,在接下來的1個小時內,我瞭解了一些事情。這個瞭解與隔天沖咖啡的老人有關,他把我的份量滴完,侍者遞到我面前以後,就消失在十坪大的店裡,任我左顧右盼都看不見,也許他坐在某個櫃子後面看書,或是把玩他的陶器。室內剩下煙霧與咖啡的香氣,一個安靜的上班族,喝完他面前的咖啡後,付完錢套上風衣開門走了。秘密墨汁的默契、潤滑液。我認為他們是一體兩面的。

繼續閱讀

黑樹--林田山描述


「大雨標示大火,烏雲界定晴空
抵達造成時間」或者
剪影,只是一種特定方向的記憶
對焦使得散逸;針尖與水
如同光與態度的關係,它們接近而我們睜眼確實看不見
「沒有描述就沒有體驗」然而。
世界是步履蹣跚的,
節奏零落、清晰易碎的
它們背後的黑色線條參差
已經一個大暑在此,寧靜的午間依舊
和式的鐵鐘遲遲
雜貨鋪前有竹椅蒲扇,野郎車與狗三枚
大暑接近中秋,風傾斜從高處降落
黃色的警戒線條
白旗標明時間,我在映象的缺口暈眩了
它們甚至不曾驚動黑狗珊珊走過黑狗
不語不吠不驚喜,在聞問的稀落聲中。
終於該是一個整潔的異國風濕了嗎
譬如參松面對大洋背後,侵蝕的洋樓腋下一張蜘蛛網上
它們的前提皆從陰影處明證
天皇與威權在此,難道它的藝術被走失的蜘蛛偷走了
峭壁與沙灘上新的白花遍佈
那些蓬勃的春季香料
譬如休旅車上的太太借我陽傘長手套
我幫他攝影他們微笑。
難道我正在報導:
「我們同時踩在世界碎片的路上
一名老婦幽幽經過,把左邊的柴
往遠處移動。」
繼續閱讀

白娘子鹽漬道成寺(註1)


從哪裡回去並且提著東西
禮物、紀念品或新的議題
異國的攝影,某座更加陌生的竹林
山姥從鳳凰山谷退去
鳳凰墜落雪地當雪花隱蔽
我掀開月曆休眠的花園
新年第一頁

如果不清裡灰塵不再清理,
眼神灩灩樹葉殆盡
烏鴉的七彩鳥的夢想從左邊
經過
我們枯竭的本身
而空氣穿透舌尖以柚子比喻,
以薄荷糖道出
風景、風景。
芙桑迷離的金碧紙摩擦
摩擦延續腳踏的聲音

碎步以摩擦抵達竹林殂影歷歷
竹子藏匿竹子的秘辛
難以辨識辨識難以
底上的印記,
那種慎重的痕跡
她數算閃光頻率隱約透露的爆炸性
如果有任何一種擔心她不在意
而她始終不在意的可能性
如果有任何一種擔心,而她始終不在意。

暈眩不是她喜歡的程序
她不擅長震動從劇烈中失落
她僅止於裙襬折痕、
氣味的變化、
溫度。
她愛撫自己
緬懷酸痛的襪子脫落的腳皮
再也無法挽回的
濕度,她滋潤她自己
她是瓶蓋與軟木塞
旋轉直到紮實
乳液。

如果我們不願意
她有監視的能力從這裡直到這裡,
如果不承認導正將導正,不相信外星人,
順便即順便
重整,那就是我們寧可
我們寧可鳳凰墜落雪地,燃燒鄉野
火車劃過天邊,以刷子比喻
洗刷浮腫的好奇心,
金色的一片夢境
而騎士一人亮出陰莖,早晨
擄獲美人

他在竹林某處產生性關係
依據浪漫主義她不與置評,
她無從肯定,
噴火龍與愛情甚至只是一些
吻醒與露珠的手記
在這些複雜交錯的路線地圖中
領她前往朝拜的大小腸不規律蠕動
她不隨之蠕動因她明白
自發與天性的本質
她相信美與命運

她研究摩擦與灰塵,她趕不及證明或尚未
有一隻閹龍闖進竹林氣喘吁吁
大火大雨七晝七夜,如今
這秘密的帳房,以天神之名躲過詛咒,一間小寺
燒著猥褻與永恆的油燈
通往微光的路徑她漫不經心
她只是不在意但不表示
她不好奇。
如果我們鄙視那種神情,我們必須瞭解,
她從一切便是新的,細數暫去大半時間,
那些大好光陰,盛夏
陽光灑進,室內
自然有萬事美好的風情
但她埋首於指甲,
鍵盤便是修練的途徑。

她從現在整理過去,
她對將來默許,
她從現在整理過去,對於將來她默許可能的事情,
那些不會超過的事情,
碎石化作白沙,新葉然後落葉灰燼
蘿蔔漬成泡菜,黃豆醃就味增
新生的黑芽、酒麴白湯。
瀰漫在泛醬油的植物普查當中
沈默是世界準備務必
在鹽與酒的氣氛中
一片魚乾的魚的樣子
新的自由的定義。
身體的漬物、青春的風濕
溫度的記憶

而這些早就過去
在辦公室在排練場
在更多前來的人群裡
雖然她顯得彆扭,
她矯情。

銀杏揚起白湯
她蒐集斷裂的證據,
筆跡、唇印與煙蒂,
這些盡可能的線索讓她摹想,
他們的腳步聲,他們幾乎無聲的呼吸,
以及重複性高的表面碰撞,
例如親吻,例如
親吻般的飲茶。
無聲中的決定
一種狀態不明的包容態度,可能
有人厭惡你,在某些脈絡中,
但又與常態的交談斷裂
例如鞠躬。
這都是她的習題,
在漬物的甕裡,替他生一個孩子,
在未來的日子裡,
擺脫蛇的困境。

有些事情僅是她不願信以為真以一種假象欺騙自己,
例如距離假若為真,她不相信,
從久遠前便是,
她想像飛行跨越海洋重山阻礙
意念抵達身體漸漸
自然那些地方也已經不是不曾見過
於是她放下啜泣,
在不同的次元、任何一種不捨的
現實她始終掌握,
彎腰綁緊禮貌,有如衣裝
蠻橫地介於破滅與再生之中

在那裡,鐵鐘籠罩的黑暗區域
有一個騙局,對於這趟迫切急促的追趕來說
若不用現在處置過去
那麼過去化作笑柄,被翻初經
青霉與白斑的紅浪歷歷
她憤怒的腹中噴出陣陣臭氣
聖潔少年的秘約鐘聲裡藏匿
騎虎難下鼓聲隆隆
和尚的訕笑陣陣刺傷她應該
她應該保持含蓄嗎

她無法回到過去
不願意成為列隊當中的舉例
在鹽與酒的氣氛中,她躍入久存的陶甕
一片魚乾的魚的樣子
新的自由的定義
他也有。
最起碼無關於青春激動搓傷,保護她自己,
完整滑入新的領域。

她釀就自己
用那些咒語,從一條白蛇練成藝伎
自己變成另一個自己
沈悶的途徑沒有驚喜,沒有劇烈衝擊,
含蓄或者進化他們
阻絕在門外,木屐、
褟褟米。
闔起開口一間小寺
永恆猥褻的光暈
秘密帳房的內室
她面對自己。

「私はもう非の打ちどころがなかったか?」(註2)


(註1)
《娘道成寺》是日本歌舞伎、能劇、人形劇劇碼中十分經典的段子,故事背景簡述為,鄉下一名女子「清姬」愛上過路借宿的和尚「安珍」,希望安珍能與她長廂廝守。安珍藉口前往道成寺參拜,並推託將回訪,清姬等待愛人漸漸發現被欺騙,追趕出去由愛轉而為恨。精彩處在於,清姬追愛人,追到道成寺,在一群喝酒吃葷的花和尚要求下,懷著恨與復仇之心,一段美麗的舞蹈。舞蹈漸入高潮,清姬發現安珍躲在寺院的大鐘裡,她化為白蛇纏繞大鐘,活活將安珍燒死。
白蛇修練成人,期待人間至情,怎奈和尚象徵的天道常倫不允。恨使她舞蹈,失望與矜持共生,然後她棄絕了這些變形進化的想望,殺了怯懦的憎人變回原形,隱身遁去。
這個故事以一種白蛇傳的日本式翻譯體對我呈現,同樣扣緊唯有透過愛情,女人方能練成的主題。中國的水漫金山寺,日本的火燒道成寺,同樣都是歇斯底里的場面,預知著隨之而來的永遠的隱遁與失落。
這首長詩是雲門舞集基金會第一屆的流浪者在東京兩個月,對於一種隱藏在表象世界背後種種騷動能量的所有假設,也是一個自我反思的階段性答辯。

(註2)
我已經無懈可擊了嗎
繼續閱讀

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for Gd est.

你願意在一起嗎
我指的是你願意跟我在肚子餓的時候
還有肚子在餓的,的時候
肚子跟黃皮對望而黃皮迷離中
溪口
羊蹄甲落花的一片驚嘆聲中
你願意嗎
我們經過河堤
河水靜靜而雜草稀落的時候
一起勇敢地侵犯它
與全世界白鳥的嫉妒振翅的時候
我們互相而互相孤單,而天鵝般的蹲成
比如一種拘束
待我漸漸認同其實白鵝也需要獨處
感到陽光與風之中
我們靠近河岸同時
決定了一隻草魚
光澤、年齡與精神性的考察曠時
而草魚緩慢隱沒且不易辨識
草叢之間危機重重
我有工具三把:時間、茶葉以及碗
否則我們必須錯過一些
態度譬如一根蘆葦草等相關跋扈
你願意蹲下嗎,限制它重複麻醉它
用那些美好的水波
那些美好落花的裝飾
等我工具的馬車達達駛回
在天亮的微雨的流動的水草
的轉動的漸漸隆起的門口打開
鑰匙、針與石頭
連同碎片與灰塵給它潮濕
給它平撫的大白色吊嘎
微笑與鞋
草綠色的睡眠?

2004/11/7

繼續閱讀

2002安樂路58巷1號5樓


那些從每一個現在向路上遺棄的電器
一台冷氣媽媽樂洗衣機
花朵自你新的門廊堆積
它不是你的保留也不是我
在回溯時我找尋一個場景
我們偶爾面對銀幕對望說話
兩個冬天一個個別的夏天
某個適合我們交談的漸漸5個鐘頭間
起身闔、臥、拖鞋沖茶、轉身
關然後愣著鍵入悉悉蘇蘇共計
從最鬆散的疲態緊縮點點,耳鳴鼻塞哽咽
朝向六盞白紙般的光而不正眼對方
而比不正眼對方的某種銳利與模糊、陳述與批判更早
我們花費一個大學默契,在舊的很多日子裡
尤其是擺盪在舊的日子裡幫助我模糊它
界線與輪廓,畢業的、未來的
那絕對是社會與挫敗的。
我們彼此嫉妒,鼓掌與等待

因此我曾在任何一個現在知道需要
我開始從全部的過去察覺
有一些人從未離場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